她在枝头笑

万事皆难,众生一般苦,何不寻欢

【解余】撩你怎么了

人物背景重设,街头正直小交警解X暴发户富二代流氓余

片断灭文,短

01

解冰倏然回头。

他身后的巷道深幽冗长,静寂的深夜里仿佛蛰伏了无数噬人血肉的野兽,路灯微弱的昏黄灯光被黑暗逼退在一角。

他往回走了几步,灯光将他的影子拉得很长,一半仍服帖在光里,另一半却已融入了夜色。

他的拳头攥紧,唇角绷直。

“出来!”

肃冷的声音撞击在斑驳的巷壁上,又立刻被潮湿的青苔裹住吞噬。

流萤被这一声惊扰,噗地一声循着灯光撞上了灯罩。灯光晦暗的角落里簌簌作响,解冰绷紧了身子,脚步稍移摆出防备的姿势来。

黑暗里猛然蹿出一物,深碧的竖瞳在灯光下泛着冰冷的色泽。

是只黑猫。

它攀上墙头,望着他轻轻叫了一声,踩着轻巧的步伐沿着细长的砖墙飞快跑走了。

可是解冰没法松懈,那种强烈的、被窥伺的感觉仍未散去,他皱紧眉头,狠狠捏了捏手心,才克制住自己不要鲁莽的冲过去。

不要将自己置于未知的危险处境。昔日教官的话言犹在耳,往日冲动造成的后果也一遍遍在他脑中重现。他不得不冷静,即便他已觉如今的自己已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

他转身往自己的租屋走去。

那道目光如影随形。

02

余罪没料到自己这辈子还会再见到解冰,还是这样在他看来略微可笑的情境下。

他和一帮狐朋狗友喝得醉醺醺的从酒吧出来,到了车前却发现上面贴了张黄澄澄的罚单,上面字迹清晰的写着违规停车,他浑不在意的撕下来将纸揉作一团,往边上扔去。

脑袋无意的一别,就瞥到了个穿着交警服正往另一辆车上塞罚单的身影。余罪眯眼瞧去,他的视力好得很,即便隔着段距离,也能一眼认出昔日的老情人来。

也或许,是因为他从未忘却这个人。

余罪嘿然一笑,一把将怀里的妞推了出去,无视她和自己朋友撞成一团气得叫骂的声音,大步朝解冰走去。

他们的动静太大,余罪还没走到解冰跟前,他已经转过头来。

仍是冰冰冷冷的面瘫脸。

两人四目相对,解冰抿了抿两片薄唇。

“余……”名字还没喊完,一个拳头已当头砸了下来。那一拳来得既狠又快,解冰全然没有防备,反应过来时右脸已经肿起,内里两排牙齿酸疼不堪,他龇了龇嘴,又是一疼。得,嘴角也连带着破了。

余罪其人,从前在学校里是人人避之不及的小混混,打架斗殴不说,还耍的一手好流氓。解冰和他是截然不同的两类人,他长着张好面皮,文能夺年级第一,武能斗地痞流氓,连余罪这等硬茬子最后也能给拗到床上去,由此可见手段之高。

可这么一个人高考之后突然失了踪,闷不吭声的就从他的生活里蒸发了,若不是后来偶然得知他的照片在某个警校的优秀校友栏里挂着,余罪还当他得了绝症在哪个犄里旯旮烂死了。

还不如死了。他咬着牙想。

他以为自己早就忘了,也根本不在意了,毕竟十年过去,他早就不是当年毛躁混日子的不良少年了,谁年轻时还没碰上过一两个人渣。但事实上——

可去TM的吧,他这一口气憋了十年了,逮着人还不揍岂不是辜负他“混世大魔王”这名头!

换作十年前,余罪还能和解冰打个两败俱伤,可现在……他在温柔乡里泡了好几年,另一个好歹也是警校正正经经毕业的,差距不可谓不大。

过不了两三招,便被解冰一记小擒拿手压在车窗子上动弹不得。

余罪疼得龇牙,狠狠瞪着解冰,侧头冲身后吼:“都愣着干嘛!没看见老子被打了!”

一群人如梦初醒,纷纷拥上来。

解冰目光扫过,这些人里大多是高中就和余罪混一起的熟面孔,他微不可查的蹙了蹙眉,松开余罪,往外站了两步。目光扫落被余罪捏团扔到排水沟旁的罚单时,又是一皱眉,旋即大步走过去,捡起纸团,平整摊开,又给塞到了雨刷与车窗之间,随后朝他们微一颔首,认真叮嘱道:“别忘了按时去缴费。”

跨上警用摩托车突突突突走了。

余罪给气笑了。

妈的!

他一脚踹上旁边的汽车轮胎。

03

余罪盯上解冰了。

白天黑夜,不分时间段的盯。

解冰顶着大太阳指挥交通,他就将车停在树荫下,开着空调听着歌儿,等绿灯亮,他又撑着大黑伞吸着冰镇可乐在他眼前来来回回走上好几趟。

解冰去贴违规停车,他溜着车慢吞吞跟在他后面,解冰贴一张,他就把车音响调高一个度,解冰说他扰乱公共秩序,他咧咧嘴呵呵冷笑,道:“那您给我也贴一张呗。”

解冰扭头不理他,他一个交警哪管这个。

后面音乐声倒是低回去了。

车载广播里在放怀旧老歌,男声低低的唱着:“因为梦见你离开,我从哭泣中醒来,看夜风吹过窗台,你能否感受我的爱……”

04

解冰加完班已近半夜,他探头往远处张望一下,果然看见了那辆十分土豪的路虎。

他拉开车门时,余罪已经趴在方向盘上睡得人事不知。被他扔在一边的手机亮起来,弹出一条微信,是小白脸在问他搞定那个小交警没。

解小交警哼笑一声,拍拍余罪的脸。

对方显然十分讨厌被人打搅了美梦,挥着双手赶苍蝇似的拍走他的手。

解冰早有预料,他从裤兜里摸出一瓶风油精,打开盖子在余罪鼻子底下晃了两晃,随即双手插兜若无其事的看着他,心里暗暗数着一二三。

三秒一到就见方才睡得死狗一条的人豁然睁开眼。

这种叫醒方式真是十年如一日的好用啊。解冰压了压翘起的嘴角。

“去副驾座。”他说道。

还不甚清醒的某人听话的爬去了副驾驶室。

直到解冰点了火开出一段距离,他才渐渐回过神来。“去哪里?”他靠着椅背一边打哈欠回微信,一边懒懒散散问道。

“送你回去。”对方言简意赅。

余罪抬眉看他一眼,应了个“哦”又低下头捣鼓手机去了。

小白脸又连发两条。

“老情人送上门来不干白不干!”

“余小二,不要怂,就是上!”

余小二艹了一声,心道那也得人肯让我上啊。他干脆锁了屏幕,合上眼继续睡去,眼不见心不烦。

车开得十分平稳,他渐渐的竟真起了睡意,朦朦胧胧间似乎听到解冰低低的说了声:“对不起。”他睫毛颤了颤,最终还是没有睁开眼。

解冰平视着前方,平时不苟言笑的脸在黑暗中也稍稍软化。“余罪,”他轻声道,“当年的不告而别,我很抱歉。”

那时,他和余罪的事不知怎的传进了他爸的耳中,高考完后他就被接回家中,没收了手机,断掉与外界的一切联系。后来进了警校,高强度的训练和繁重的课业令他疲于应付,他在深夜偷偷拨通了余罪的电话,电话另一端的声音吵闹喧嚣,伴随着男男女女的嬉笑声。那一刻,他想,就这样吧,没有他,余罪依旧过得很好。

他很好。

他沉默着挂断了电话。

若不是这次在缉私任务中受了伤,又被那群亡命之徒死死咬住不放,局里有意将他下调避避风头,他大概也不会再回到洋城。

会遇见余罪,是在他的意料之中,却又突然的令他措手不及。

05

“喂,”余罪站在楼道明亮的灯光里,叫住了半转身的解冰。“你在车里……是说了对不起吧?”

“我听到了。”

他歪一歪头,咧咧嘴。“光道歉可不行啊,你陪我睡一晚,我就原谅你。”

“怎么样,解大公子?”

06

解冰答应了。


--------------

#睡可以,上是不可能让你上的,这辈子都不可能#

写这对超解压,不管是做着做着打起来还是打着打着做起来都很适合呢[微笑]

车和后续看我能不能把我想写的梗找回来

评论(6)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