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在枝头笑

万事皆难,众生一般苦,何不寻欢

【逸真|现代AU】老鬼与新房客

千字短小,无后续
南羽清风2号院是这一带有名的鬼宅。
倒也没传出过什么死人的凶讯,可但凡住过的人,总觉得心里无端发慌、背上汗毛直竖,无论白天黑夜似乎总有一双眼睛紧盯着自己。住不过三个月,这里便要换一位房客,每位房客走之前,又总要夸大其词编说那么些奇事异事。
久而久之,便有了这凶宅鬼宅之说。
此地的常驻老鬼风天逸呸的吐出瓜子壳,靠在房子转角的阴影里听大太阳下两个长舌妇唠闲话。
旧房客一个月前就走了,至今还没人搬进来。
风天逸望着高天白云,觉得鬼生实在无趣。他嗑完了手里一大包奶油味的瓜子,拍拍手准备回屋,半个身子都进了石墙,却听那两个长舌妇小声尖叫起来。
“哎呀呀,这小后生长得好俊呀!”
“往2号院去了,是新房客。”
“可惜了……”
风天逸朝天翻了个大白眼,到底没能扼住好奇心,扭了脖子去看。
拖着特大号行李箱往这走的青年穿着白衣黑裤,看起来十分清爽干净。很好,不是个邋遢鬼。风天逸略为满意,再见他白生生的脸上还有些婴儿肥,走过那两个长舌妇时微笑着打了招呼,他笑起来的样子十分乖巧。风天逸有些手痒,想将这人立刻抓过来,像对待发酵好的面团儿似的揉一揉捏一捏他。
死后头一遭,风天逸对个大活人有了这样强烈的想要撩拨戏弄的谷欠望。
新房客进了门,风天逸跟在他后头小心控制着不弄出声响。
却见那新房客四处打量了一圈,然后朝着他在的位置微微一笑:“我叫羽还真,以后请多多指教。”
阴阳眼?
风天逸坐在浴室门口的地毯上,还在纠结困扰了他一整天的问题——羽还真究竟能不能看见他?
浴室里的水声还在响,风天逸起了坏心,想去吓吓他。
他才直起身,面前的木门吱呀开了,一双脚踏出来,踩着风天逸的身体过去了。
凶宅老鬼脸都气青了。
他猛地扑过去,却见新房客身上平白起了一阵白雾,噗的一声,化成了一只白绒绒的短毛小狗。
风天逸僵在原地。
长得十分可爱软萌的小白狗看了看周围变得高大的家具,呜呜轻叫了两声,似在不满的抱怨。随后动了动湿漉漉的黑鼻子,一路嗅着跑到了风天逸旁边,不停地绕着他转圈,伴随一两声清脆兴奋的叫声。
连刚出生的小奶狗都怕的老鬼十分丢脸的被逼到了木梁上。
而第二天早上在暖烘烘的被窝里醒来,重新变作人形的新房客似乎并不记得昨晚的一切。
他依旧装作看不见风天逸的模样,无数次穿过他的身体去拿手边的东西,却每次都能在风天逸把他行李丢出门的时候用无限委屈的眼神秒杀风天逸,叫他瞬间反悔。
风天逸怕狗,却仍旧无法抗拒狗狗眼的奇妙魔力。
该死的狗妖!老鬼赌咒着,趁夜色捡起羽还真被丢出来的行李回屋。
刚关上门,羽还真就带着一身水汽凑了上来。
“次次生气都扔我东西,最后还不是要捡回来。”
风天逸拦着他腰用力压向自己,重重啃上他的嘴唇,十指探进松松系着的浴袍间,咬牙道:“再有下次,我就把你扔出去。”
羽还真笑起来,又有些委屈。“我才成年,控制不住现原形也不是故意的。”
风天逸无奈,谁叫他偏生怕狗却又控制不住喜欢上这么个小狗妖呢。
羽还真在这鬼宅住了一年后,便从原主人手里买过了房产权,成了这地方真正的主人。
风天逸指着他只剩三位数的存折笑他:“穷鬼!”
又被化作小白狗的羽还真逼到了墙角。
这该死的狗妖!老鬼再次恶狠狠咒骂。
------------END----
三次元忙到爆,诈个尸

评论(1)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