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在枝头笑

万事皆难,众生一般苦,何不寻欢

【逸真】我不过是陛下的一条狗

临时爬个墙头ฅ ̳͒•ˑ̫• ̳͒ฅ是糖,OOC
“我……不过是陛下的一条狗。”
羽还真第二次对易茯苓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家羽皇陛下正巧路过。也不能说路过,毕竟羽皇陛下刚在清风院里捞了个空就直接杀向了这儿。
他闻言挑眉一笑,也不管敲没敲门,撩了过长的下摆进门,道:“你是我养的狗?”
那笑里似藏着无尽嘲弄,连挑起的眉头都像在昭示着不屑,羽还真瞬间白了脸,又是惶恐又是伤心。
难道……陛下觉得我连当他狗的资格都没有?!读心技能负十级的羽还真这样想着,低垂着脑袋,险些心酸的落下泪来。
易茯苓看不得她家还真弟弟受委屈,一挺身就挡在羽还真面前,要向大恶魔风天逸讨公道,可她还没开口就被风天逸一指头戳开了。
羽皇陛下两根手指头捏了羽还真下巴,对上他微红的眼眶时轻轻啧了一声。
羽还真更心塞了,他也不想哭啊,他真的有很努力忍住啊,可是……可是……
风天逸伸手摸他眼角,力道十足轻柔,他自认为这是十分具有安抚性的动作,可下一刻羽还真的眼泪就啪嗒啪嗒掉了下来。
羽皇陛下吓了一跳,以为自己用力重了,赶紧撤回了手,横眉佯作凶恶:“你哭什么?”
羽还真缩着肩膀抽抽嗒嗒的哭,边哭边小心翼翼扯了他家羽皇陛下的一小截袖子,抽噎着道歉:“陛下,我错了……”
风天逸见他这副可怜样子,又是心疼又是好笑,可又压不住心里那股作恶的念头。
“你确实错了。”羽皇陛下决绝的把袖子从羽还真手里抽出来,侧抬高了头作高贵尊严状,眼珠子却偷摸摸往下一滑,果然见他一副天崩地裂的绝望表情。
不过兔子再好欺负,也不能一直逗着不给胡萝卜,再说羽皇陛下也舍不得。
他攥住羽还真僵在半空不知该放下还是继续去抓袖子的手,另一只手捏了他软嫩嫩的颊肉揉了两下,笑得邪气无匹。
“你在床上变着花样勾我的时候,怎不见你这么说?”羽皇陛下用着无比遗憾的语气说着破廉耻的话。“你若肯在床第间说这一句,便是多少机枢的东西我都给你搜拢来。”
羽还真这下哭不出来了,他面红耳赤的看着风天逸,没想到他竟然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来。他一眼瞟到旁边易茯苓目瞪口呆的表情,更是无地自容,急得连扯风天逸袖子,让他别说了。
羽皇陛下却不肯就这么放过他,他用力拽了羽还真一把,将人搂进怀里,手按着他肩膀凑到他耳边道:“你浪起来那样儿,我瞧着倒像只勾人的狐狸精。”
他这一句将音量放得极轻,易茯苓没听清他说了什么,只看得羽还真本就通红的脸蛋越发红,脑门上几乎可见缕缕轻烟。
风天逸瞧着易茯苓震惊呆楞的模样,心里越发得意。哼,任你是再好的关系,也总比不得他和羽还真亲密。
羽皇陛下一高兴,水红的唇一开,皓白的两排牙齿便轻咬住了羽还真的耳廓,然后往里轻轻吹了口气。
这一气吹得羽还真软了腿酥了腰,险些丢脸的坐在地上,他掐着风天逸扶在他腰间的手臂很有骨气的瞪过去,然后……然后……
羽皇陛下的眼睛真好看啊,他这样想着。
风天逸靛蓝的眸子正如两汪春水,含着满满的柔情,而这水里就浮着他羽还真一个人。他彻底放弃了狗刨式挣扎,任由自己沉沦。
羽皇陛下捏着他家小狗崽子柔韧的腰肢,侧头贴着他脸颊,哼笑道:“我的小狗崽子发情了。”
羽还真生怕他再说出些难为情的话叫他易姐姐听见,顶着烧红的脸,平生第一次鼓足了胆子,狗胆包天的捂着他高贵尊严的羽皇陛下的嘴,将他生拉硬拽拖了出去。
易茯苓遮住火辣辣的双眼,觉得自己要瞎了。
------
后续
羽皇陛下向来是个挺能记事的人,但凡有点不如意的事都能在心底惦记许久,然后伺机报复回去。
羽还真自觉白天惹羽皇陛下不高兴了,晚间的时候便格外顺从,比以往还要更听话些。
让亲嘴就亲嘴,让脱衣服就脱衣服。
他将自己剥了个精光,红着脸去脱风天逸里衣时,却被无情的拒绝了。
羽还真想着羽皇陛下大约还气着,暗自琢磨了一会儿,便主动凑上去亲他,手脚紧紧缠着他,像只抱着树干不撒手的树懒。
羽皇陛下对心上人主动投怀送抱十分享受,来来回回摸着心上人乌黑顺滑的头发丝儿,和他好好亲热温存了一番。然后打床头摸出个毛茸茸的兽耳来,不由分说的给扣在了心上人脑门上。
羽还真无辜又茫然的瞧着他,一双微圆的眼睛,配衬着两只耷拉着的狗耳朵,羽皇陛下险些把持不住扑上去。
他拿指尖挑着那兽耳玩,偏着脸居高临下的瞧着羽还真,眼睑微阖,细长的眼角拖出几分春色,靛蓝的眸子蕴了欲望,一眼望去竟好似能将人生生带进深渊去。
羽还真看得双眼发直,恨不能立刻在床上打个滚。他家陛下太太太太太好看了!!!!
羽皇陛下将一出美人计用得如火纯青,他刻意勾了半边唇角,水红色的唇慢慢挑起的过程就像是一朵勾人的妖花缓缓绽放。
眼见羽还真被他迷得神魂颠倒,羽皇陛下心里暗搓搓得意,表面上却不动声色,压沉了嗓音,在他耳边低低诱哄:“是不是什么都听我的?”
羽·天真·好骗·还真用力点头:“我什么都愿意为陛下做!”
很好!羽皇陛下简直要鼓掌了,他不知从哪儿又掏出条黑色皮链子,“喀”的一下套在了羽还真脖子上,笑得分外妖气。
“来,咱们玩个游戏……”

此处应省略一辆车

“这个品种的狗看起来性子要矜持一些,你叫得太浪了,还真。”
“……陛、陛下……”
“乖,把腰抬起来些……嗯,忍着别出声……”
“唔……哈啊……”

此处应省略另一辆车

END

评论(28)

热度(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