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在枝头笑

万事皆难,众生一般苦,何不寻欢

【解余】情敌组日常段子随机测试

你来晚了,已经错过的车就不要再等

——2018.11月


6.收场

那日之后,两人的关系好像渐渐明朗起来,却又好像什么都没改变。

解冰依旧是嫉恶如仇前途无限的缉私警察,余罪也依然是在傅国生和郑潮手底下挣扎求生的一尾小鱼。

余罪一直没告诉解冰他是卧底的事,他不愿意他喜欢的人卷入这样的龌龊里。解冰,合该是要站在太阳底下的。

但聪明如解冰,不可能什么都察觉不到。

他们的每次相聚,都像是战时情报探子碰面,小心翼翼不敢让人发觉。

他们的每次情事都激烈的像打架,啮咬、触碰、撞击,恨不得把对方吞噬入腹,从此血肉相连,不得分离。

余罪趴在床上,解冰的手轻轻抚着他后背。

他们刚经历过一场男人间的大战,余罪被他逗得射了三四次,整个人茫茫酥酥的,困得连眼皮都睁不开。

解冰俯下身,咬着他的耳朵轻声道:“上头最近严打走私,你……”他皱了皱眉,“……最近收收手。”

余罪打了个哈欠,嗤笑:“郑潮那老混蛋,智商不足,谨慎倒是有余。他刚干了票大的,不会这么快又有动作。”

“诶,”他转过头来,双眼亮晶晶的看着解冰,道:“要不我给你搭把手,抄了他家底?”

解大少爷冲着他挺翘的屁股啪的拍了一下。“活腻了你?”

郑潮在洋城呆了那么久,不说底下盘根错节的关系,单他能叼着走私这块肥肉在警察眼皮子底下隐匿多年,足见其心性慎小,更何况混黑的哪有什么心慈手软之人。

小小蚍蜉,焉能撼树。

余罪颇感无趣的转回头去。

俩人又腻歪了一会儿,解冰的电话响了。

局里有事找他回去。

解冰认命的去捡四处散落的衣服。

可他捡起来看了一眼就扔了老远,嫌弃的不行。那衣服皱皱巴巴的,上面还溅了些不可描述的液体,解大少爷说什么也不可能再穿回它。

他转身去开余罪衣柜,余罪在他身后善意提醒:“我的你穿不了。”

解大少爷想着自己身材是比余罪健壮些,但撑一撑也能将就,总比穿着栗子花味的衣服出门好。

天真的人总要付出些代价的,解大少爷闭了闭眼,扭头不可置信的问余罪:“你的审美被狗啃了吗?”

衣柜里清一色的花衬衫大裤衩,唯一一件西装还是风骚的蓝色,胸口领子还缀着条土豪金。

余罪一扯嘴巴,露出个无耻贱笑,贱声贱气道:“我一小混混要什么审美啊。”

他衣柜底下倒还压了套白衬衫黑长裤,可他愣不吭声,等着瞧解冰为难的样子。

解冰踯躅了一会儿,抵不过上命催促,最终挑挑拣拣一番,拿了里面最素的换上。他往镜子看了一眼,镜中的青年肃着脸,五颜六色的花衬衫配着五颜六色的沙滩裤,蠢得要刺瞎他的眼。

解大少爷赶紧拿了副地摊九块九的墨镜挡脸。

余罪在他身后拍着床板险些笑岔了气。

这可比他当初穿着破衣烂衫在街头捡垃圾有看头多了。


---------------END---

评论(15)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