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在枝头笑

万事皆难,众生一般苦,何不寻欢

【解余解】情敌组日常段子随机测试

余解/解余双担请入;片断灭文

1.暗恋
余罪坐在室内篮球场的小角落,眼神时刻追随着场上白T恤蓝短裤的青年。
那是解冰,警校女生眼里真正的高富帅,也是全校男生的公敌。
他打着“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的高端口号,在这儿窝了一个小时,也盯着解冰看了一小时。他有点没办法理解自己,怎么竟然就对着这么个八竿子也撺不到一个世界的人有了那么些奇奇怪怪的感觉。
特别是,对方不是个肤白貌美胸大腿长小细腰儿一把的软妹子,而是个干起架来能把人揍趴下的糙老爷们。嗯,好像也不糙,至少余小二幻想伴侣的标配里除了大胸和女性两项外,解大少爷全占了。
不愧是他瞧上的人,真TM优秀!余小二晃着脑袋不无得意的想着,接着就见中场休息的解冰往这边看来,他顿时全身僵立,立马收敛起笑咧出的齐整牙口,做出一副正经严肃观球的假模样。
好在解冰的目光很快就从他身上移开了,他站在球场上就像是一位巡游的王子,将自己的领地漫不经心巡视一遍,高傲的目光从那些平民身上掠过,却不会停留。
然后他走到一个长相特别出色的女孩子身边,笑着接过了她递出的水,微微低着头和她说话。那画面,只能用“金童玉女”来形容。
余罪觉得自己的心瞬间碎成了渣渣。

2.干架
余罪被解冰失手抛出的球砸中脑袋,当场就晕了。
在解大少爷安排的高级单人病房睡了一天,余罪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去找解冰算账。
约莫是他此时气势太过惊人,又或者是表情过于凶悍,竟然很快就问到了解冰的所在。
大中午的,学校的训练室里只有寥寥几个人,解冰正从训练台上翻身下来,大概是刚经历了一番激烈的对打,身上的衣服汗湿了大半,额角冒着汗珠。
他听见身后有人大叫一声“解冰”,回过头去,就被迎面一拳打中了右脸。
解冰被打得发懵,一瞬间竟然没感觉到疼痛。
余罪站在他面前,瞪着他呼哧呼哧喘气,像头被激怒的小豹子。
“解冰你TM故意的!”
“什么故意的?你发什么疯?”解大少爷斜睨他一眼,摸摸自己嘴角,估计被打破了,有些刺刺的疼,嘴巴里也一股子铁锈味。
“你装什么傻!”余罪怒道,“当时篮球场那么大,我又坐角落,你的球怎么谁也不砸,偏偏就砸我脑袋上,啊?失手?去你MLGB!谁TM失手还挑角度的!”
解大少爷听了竟也不反驳,反倒笑了,道:“对,我就是故意的。”就这么大大方方承认了。
余罪正要借此发挥,却听解冰接着道:“谁让你用那种眼神看我。”
“什、什么眼神?我我我,我怎么看你了我?”余罪的怒气顿时像被戳破的气球般瘪了下去,随之而生的是满满的心虚,只觉得自己所有的心思都被眼前人看破了,一时间连眼神都不敢对上他。
解冰冷笑道:“我知道你喜欢安佳璐。我跟她只是普通同学关系,你要想追她就直接点,少在背后拿要吃人的眼神盯我,怪恶心人的。”
余罪:excuse me?谁喜欢安佳璐了!什么吃人的眼神,明明是脉脉含情好不好!等等,好像确实是吃人的眼神,只不过是按在床上扒衣服那种。
余小二正贼心不改脑内放着小黄图,肚子上就遭受了一记重拳,疼得他什么心思都没了。操,这小子下手真重!
他抬头,解冰一脸正大无私的看着他:“这是还你刚才那一拳。”
他……忍了。
余罪直起身,却见解冰又一拳挥来,还是正对着他鼻梁来的。他急忙后退,一边躲避解冰的拳脚,一边嚷道:“我TM不是让你打回来了,你干嘛!”
解大少爷冷哼一声,“看你不顺眼。”
余罪从来不是挨了别人一拳还能递上另一边脸的人,当下被解冰撩起了火气,也甭管什么喜欢不喜欢了,打了再说。
要真说正正经经的打,解冰一准儿能把余罪给打趴下,可耐不住余罪这个人损啊,手里阴招一个一个的,什么水底捞月猴子偷桃名字还不带重的,全是些流氓招数。
解大少爷险些就中了招,气急之下,再扑上去时瞅准了时机,一脚踹在余罪心窝上,把人给踹翻在地。
那一脚踹得狠了,余罪像只被掀了壳的乌龟,捂着心口,努力翻了几次身也没能爬起来,干脆自暴自弃的躺倒不动了。
解冰听他在那边高高低低喊着疼,心里没了底,害怕真给他伤重了,便走过去想拉他起来去医护室瞧瞧。
谁知刚走到他身边,手伸了半截出去,就听见那贱人余在气若游丝的骂他:“解冰我操你大爷的!”
解大少爷的脸顿时黑了半截,脚一抬,又冲他胳膊踢了一脚,转身就走。
这回却没敢用力。
余罪看着他的背景,咧着嘴无声的笑起来,那笑容越来越大,渐渐笑出了声。胸腔震动扯痛了新伤,他又疼得哎呦哎呦叫唤起来。
“解冰……”
他近乎叹息着叫出这个名字,抬起胳膊盖住了眼睛,只余下嘴角拉长的笑意。

3.告白
解大少爷用审犯人的严肃犀利的目光将余小二从头到脚仔仔细细审视了一遍,又从脚到头仔仔细细审视了一遍。看得余小二心底发毛,后背冷汗哗啦啦的流,不自觉的挺直了腰板。
“你……”他刚说了一个字,就被解冰挥手打断了。
解大少爷特认真特正经特迷惑的问他:“你是不是给我吃了迷情药?”
?!余小二头一次觉得自己脑袋好像不够用,竟然连一句听起来很正常的问话都没法理解了。
解大少爷皱着眉,继续说下去:“每次我一看见你,就想压着你狠狠揍一顿。”
余小二翻了个大白眼,斜靠着门又恢复了懒骨头模样,心道那我真是要谢谢你八辈儿祖宗了。
解大少爷不知道他在心底骂自己,自顾自道:“后来我觉得,除了和你打一架,其实还有更好的办法。”说完直直盯着余小二,等他接话。
余小二呵呵两声,撇着下巴却还是配合的问他:“什么办法?”
解大少爷用那张稍带了些木讷的正人君子脸字正腔圆的答了两个字:“上、你!”
………………

———————————————
红心蓝手不如评论,坑底的旁友快来抱住我

评论(25)

热度(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