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在枝头笑

万事皆难,众生一般苦,何不寻欢

【楼诚深夜60分】偷得明家半点甜

关键词:电影院 

 @楼诚深夜60分 

“这个家我是待不下去了!”阿诚冷着脸冲出书房,抓起大衣就往外走,砰的一声摔了大门。

眨眼间就没了人影。

客厅里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又听得书房传来哗啦啦东西摔落的声音,紧跟着是明楼咬牙切齿的怒喝声:“养不熟的白眼狼!”

明镜和明台面面相觑,搞不清楚这两位今儿又闹的哪出。

明楼已经走出房门,冲着阿香道:“阿香,你去重新替我煮杯咖啡。”

您不是只喝阿诚哥泡的咖啡吗?阿香下意识道,话还没出口明长官透彻又犀利的眼神先射了过来,她张张嘴,应了声是就溜了。

桂姨立在一边,面色为难的看着明楼:“大少爷,阿诚他有哪里伺候不妥当的,我替他向您道歉。阿诚一向是最敬重您的,您……”

明楼冷哼一声,道:“敬重?他不背地里捅我一刀,我就谢天谢地了。”

这话说得就严重了。

什么叫背地里捅一刀,这是要兄弟倪墙啊,向来最注重“家和万事兴”的明镜怎么受得了。但她也不信阿诚是会做出这种事的人,当下只觉得明楼或许受到了什么人蒙蔽挑拨,而这个人,明镜直接套上了汪曼春。

她放下报纸,直起身来,坐她旁边的明台也跟着站起来,表示和大姐同一立场。

“有你这么说自家弟弟的吗!阿诚可是你教养长大的,他什么性格你不知道!这些年他在你身边忙前忙后,累死累活的,你都忘啦!”她越说越气,也越发替阿诚委屈,最后差点拿手指去戳明楼脑门。

“你倒是说说,阿诚做了什么,你要把他赶出去?我们一家人有什么不能好好说的。”

明楼脸色难看的往回走,只道:“大姐,这事你别管了。”

书房的门又关上了。

阿香煮的那杯咖啡,明长官自然又是没喝。

到了半夜,明长官书房的电话响了起来。

待它响过三声,明楼才慢悠悠把它接起。

电话里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带着五分笑意,三分得意,来邀功了。

“大哥,怎么样?”问的自然是晚上这一幕戏以进一步骗取孤狼信任的效果。

明楼勾起嘴角,眉目又柔和了几分,笑道:“我们很快就能看到成果了。”

两人又聊了几句,临收线前,明楼突然道:“倒是你,这阵子要委屈你住外面了。”

阿诚笑了起来,“我倒是不觉得有什么委屈的,就怕明大少爷没了我的‘伺候’,不习惯了。”

那语气既轻佻且俏皮,就像有人拿了根羽毛在心口轻轻挠着,你痒但又抓不着,明长官被那不该加重音的两个字激得心神一荡,呼吸都错了两拍。

听着话筒里传来的哈哈笑声,不禁笑骂:“小兔崽子。”

后面一段日子,阿诚果然没再回明公馆,即使白天跟在明楼身边,也总装作一副明里恭敬暗里不甘的模样。

就这样又过了几天。

阿诚在他的临时住所接到了明长官的电话。

“阿诚,过来接我。”明长官在那头言简意赅的命令。

“嗯?”

“我在德菲尔路的电影院门口等你。”

阿诚看看自己才画到三分之一的画,再看看外头被风吹得不停摆动的树枝,心里是不甘愿的。“我让老王去接你吧。”阿诚先生如是建议。

明楼呵呵轻笑,“这个月的奖金全部扣掉也没关系吗?”

阿诚头一次发现,他家先生居然是如此卑鄙之人!

“扣掉就扣掉吧。”他浑不在意的挂了电话。

二十分钟后,明长官等来了他的管家先生。

脸颊鼻子耳朵都被吹得发红的明楼微微一笑,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两张电影票。“走吧。”

阿诚顺手接过,“什么电影?”

明长官笑得意味深长:“‘大少奶奶’的扇子。”


评论(18)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