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在枝头笑

万事皆难,众生一般苦,何不寻欢

【楼诚衍生】凌院长,你的桃花掉了10

第十章
电流滋滋的淌过错综复杂的金属线,啵的一声,电源突然跳掉,室内陷入沉沉的黑暗。
“停电了吗?”许一霖握着听筒轻声喃语,他还在犹豫要不要给凌远打个电话。
这个城市因其繁华而大量消耗着电力,尤其入夏以后,制冷设备使用频率的大幅度增高导致电力负荷超载,为避免损坏电力设备,偶尔会出现短暂的停电现象。凌远还嘱咐过他不必惊慌,至多过几个小时便会恢复如常了。
可现在,显然不是凌远所说的简单的停电。
不知从哪个角落传来的细细索索的笑声,像是年轻少女的,清脆无忧,又像是幼童发出的,童稚可爱。笑声很轻,荡悠悠好似飘满了整个房间。
明明所有的门窗都关闭了,还是有一阵一阵寒凉的阴风吹进来,撩动他长袍的下摆,略长的头发被吹得遮住了眼睛,然而他分明看见,窗台边的窗帘纹丝不动。
许一霖突然僵直了身体,他后背一凉,感觉到好像有人趴在他背上,冲着他的后颈子吹了口气,阴寒的气息仿佛针扎般根根刺入肌肤。
他吓得倒抽凉气,往前踉跄了两步。
房间里的笑声变得更加清晰,就像是在故意嘲笑他。
许一霖为人时胆子就小,不然也不会事事听从父亲,被骂没用废物也不敢反驳,娶了媳妇也只能窝囊地以死成全她和奸夫。当了鬼,头一次面对同类,还是这种满怀恶意的方式,吓得他下意识就想寻求凌远的帮助。
手指刚哆哆嗦嗦碰上电话的数字键,那鬼气又缠了上来,绕在他手腕上狠狠一绞。
有如实质的疼痛经由神经传递到大脑中枢系统,许一霖手一抖,话筒砸到木柜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好弱啊……”
“是新鬼吧……”
“……咦……吸食元精……”
“嘻嘻……怪不得……”
笑声里夹杂着窃窃耳语,只言片语钻进他耳中,都带着讥嘲式的恍然。
“嘀——”
伴随着刺耳的声响,漆黑的电脑屏幕发出蓝幽幽的冷光,三秒后自动弹出个对话框。
许一霖被无形的力量推搡着站在了电脑前。
他顺从的看向屏幕。除了顺从,他不知道还能怎么做。
对话框里只有一张单子。黑底红字,打头是编号,接下来依次是姓名、性别、出生日期、死亡日期以及死亡原因。这一张,是许一霖的。
他看着死亡原因里冷冰冰的投湖二字,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他在未及弱冠之时死去,当真是毫无怨悔的吗?世间纵有千般万般苦,可死了又有什么好呢,不过是永世黑暗和无边冰冷。他跳进水里,却不是立时死去,湖水涌入他的口鼻咽喉,灌满肠胃时,他是挣扎的,他仍企盼着有人能发现自己,递来一根竹竿。
他不愿意死的。
他活着,忍受身体六根不全,又患有奇病,至多也不过再有六七年好活。父亲逼迫,夏禾又视他为追求幸福的绊脚石,在世间又哪里还有他的立足之处?他寻死,何尝不是希望夏禾能从此记着他,又未尝没有报复父亲的心思在。
许一霖这边心思百转,可也不过几秒罢了,对话框一抖,又吐出张单子。
许一霖这一眼望去,却是惊得身子一颤,本就苍白的脸色又惨白了几分。
——凌远!
他以外自己看错了,又凑近了些,红惨惨的字体像是浓稠的鲜血刺痛了他的眼睛。
死亡时间—2013.10.08。正是今天。
死亡原因—阴气侵体。这是什么意思!是因为他吗?是他害死了凌远!?
许一霖抖着手去敲键盘,他不知道另一头是什么人或者鬼神,也不在乎他的目的,他只想问一句:凌远真的会死吗?
能不能,能不能拿他来抵凌远的命?
然而他敲遍了整个键盘,对话框里依旧只有那两张阴森森的单子。这是一场无法回复的单向对话。
对话框渐渐淡去,和冰冷的蓝色屏幕融为一体,慢慢的,蓝色也不见了,只剩下沉寂的黑色。
房间里所有的光都被黑暗吞噬了。
笑声也不知在何时退去。
黑暗里,只听得仿如濒死小兽从喉咙挤压而出的痛苦的呜呜声。
那是一只鬼的哭声。
不知过了多久,当室内重新被明亮的灯光盈满,蜷缩在角落的鬼终于站了起来。
他的下嘴唇被牙齿咬破了,正往外汨汨流着血,他的脸上还淌有泪水的痕迹,看起来狼狈不堪。
可他的眼睛却亮得出奇,透出一种不寻常的坚定与执著。
他要去亲自确认凌远的死亡,此后上穷碧落下黄泉,他总能找到他,跟着他,缠着他!
而在这个城市的另一边——
男子手上揪着只白毛狐狸,黑着脸丢进靠坐在沙发上的男人怀里,气道:“刘彻,好好管管你女儿!”
男人摸摸狐狸尖尖的小耳朵,又揉了揉它的嫩爪子,笑道:“小颠当,你又做了什么惹你小爹生气?”
小狐狸巴着男人的手指,张口间吐出人言:“小爹爹冤枉我,我这回是帮忙,哪里捣乱?”声音又甜又软,语气又娇俏,叫人根本生不起气来。
男人于是笑得越发纵容,道:“既然如此……”
却听得耳边一声冷哼,抬头见男子面上有如乌云罩顶,当即改口道:“既然如此,就随着你小爹去道歉赔罪吧。”
小狐狸当即翻了个白眼。

-----------------------------
短更诈尸

评论(14)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