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在枝头笑

万事皆难,众生一般苦,何不寻欢

【暗黑者+执念师】【明天X尹剑】明天见3(上)

part 3 (上)

十点的大都市,繁华才刚刚热闹。

这份热闹却不属于尹剑。
他刚刚从文珊珊那里出来。
他的好朋友朱超死了,留下生病无力支付医药费的老父母,而罪魁祸首文珊珊不仅毫不愧疚,还活得滋滋润润。
而他除了跑去文珊珊面前故作强横的骂一顿,什么都做不了。
他是个警察。
然而这种时候,警察这个职业毫无用处。
尹剑觉得特别憋屈。
他去报刊亭买了一打啤酒,就在马路边的长凳上喝上了。
酒精灌进肚子里,气体又从胃里升到喉咙,尹剑一张嘴打了个酒嗝,嘿嘿笑了两声,好像烦恼也随着那股气一起出去了。
汪蕊在他身边坐下时,他脚边已经扔了好几个啤酒罐子。
他递了一罐过去,汪蕊没有拒绝,她碾断只燃了三分之一的女士烟,揭开拉环,仰头灌了好几口。
豪爽!尹剑默默竖起了大拇指。
汪蕊一掌拍下他的手,开始抱怨主编的无良、同事的落井下石来。
就这么聊了起来。
当尹剑的手机第三次亮起来的时候,汪蕊烦躁的推了他一把,“快接,吵死了。”
“不接。”尹剑晃着脑袋,还把手机往远处推了一点。
打电话的人却很执着,一遍铃声响过,手机刚暗下来,那边又重新拨了过来,不算轻的音乐伴随着震动的滋滋声,吵得人火气腾腾往上窜。
汪蕊捞过手机,按下接听键。
尹剑也不阻止,就在那眯着眼睛笑,他看着汪蕊接通了电话,说了几句后又报了个地址,很快就挂断了。
他已经猜到了电话那头的人是谁。
“你弟说马上过来接你。”汪蕊扔掉手里的啤酒罐子,拿着包摇摇晃晃站起来。“我先走了。”
尹剑却捉住了她的手腕,笑道:“你一个人不安全,等会儿让明天送你。”
汪蕊居高临下的看着尹剑,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竟好像从这张未戴眼镜的脸上读到了一丝奸计得逞的小得意。
明天果然很快就到了。
看到汪蕊还在,他本就不愉的脸色更加阴沉,薄唇抿成一条线,眉峰皱起像座小山。
汪蕊这个人,明天也略有耳闻,不仅是因为她曾被Darker发过通知单,闹得满城风雨,更是在曾日华口中多次听到,而曾日华每次提及都是因为尹剑。什么“汪蕊的视频尹剑一个不落全看了”、“尹剑今天又说起汪主播了”,听得明天暗地里不知道打破了几只沙袋。
如今真人就站在他面前,他还能好声好气说出送她回家的话,明天都要佩服自己了。
好在汪蕊的住处离这儿不远,十分钟后,车子再度停了下来。她打开车门,一步三晃的朝大门走去,临了还不忘朝他们挥手。
尹剑跟着扬手,也不管隔着层黑玻璃别人看不看得见。
明天问他:“晚上先住我那?”
起刹,换挡,车子慢慢滑行出去,平稳驶上公路。
尹剑摇摇头,从口袋里摸出一张房卡来,“五星级大酒店的套房,早餐两人能免一人单,嘿嘿嘿,划算吧?”
明天瞥了一眼,嗬,还真是五星的。“几天不见,你就成壕了?”他打趣道。
“那你要不要过来抱我大腿啊。”尹剑凑过去捏住他右脸颊往外扯。
力道不大,可他靠得极近,说话间温热的呼吸都落在了脖子上,痒痒的,带着若有似无的挑逗意味。
明天的身体绷直,连脸上的笑容都有些不自然。
他一掌盖在尹剑脸上,把他往外推去,做出一副嫌弃的样子来。“你喝了多少?这么臭。”
尹剑呵呵一笑,举起两只手:“不多,就十罐。”
这还不多?明天咋舌,以前也没见他这么能喝,汪蕊有这么下酒?要不是他过来,他是不是还想和人喝醉了再做点什么?
明天越想越窝火,冷着脸道:“对着汪主播这么漂亮的女人,你就是再喝百八十瓶都要得吧。”这阴阳怪气的调调,这滔天的酸气,活脱脱一怨夫,话一出口明天就悲愤的想咬舌。
尹剑却好像没有察觉,兀自笑着,应道:“不行了,再喝下去我就见不到你了。”
明天冷哼一声,心里熊熊燃烧的火焰因他这么轻描淡写的一句,就熄下大半,只剩下一小撮火苗,轻飘飘撩着他的心。
路街的灯光照进来,明天的脸在夜灯里忽明忽暗,看不清他的表情,可他的眼神一定是专注而锐利的,看向自己的时候会带上遮掩不住的柔情。
即便没有真正谈过一场恋爱,尹剑也可以确认那绝不是什么单纯的兄弟之情。明天对他存着不纯的情意!然而比这更糟糕的是,他因此而窃喜,他不必担心明天会因为别人冷落自己,就算每个人都叫他警界耻辱也有一个人说以他为傲,甚至他可以一直假装看不出来明天的心意,缩在自己的壳里,心安理得的享受明天的温柔。
简直卑劣!
而现在,他不想继续这样下去了。
朱超的死,就像一柄利剑劈断了他赖以求生的绳索,他摔在山石上,疼痛却也警醒。他为朋友之死而难过,也忽然明白人生无常,他和明天都是警察,指不定哪天就为任务牺牲了,尤其他现在还跟着队员追捕一个神秘狡诈又狠辣的Darker,真要死了还没和喜欢的人告个白、亲个嘴儿什么什么的,那得多亏啊!
第二罐酒下肚的时候,尹剑就决定了——就今儿晚上,他要把明天从自己的弟弟变成男朋友,其他的,都滚边儿去!
可就算想法雄伟得能突破天际穿透云霄,一旦到了要实施的跟头,尹剑只觉得那十罐啤酒远远不够,他就应该再多灌几口。
尹剑捏紧了拳头,暗暗给自己鼓劲。不知是太过紧张,还是酒精上涌,他的耳朵两颊开始发红发热,喉间干涩得快要冒烟。
幸好他早就取下了眼镜,倘若待会儿真出现意外,明天拒绝了他,看不清明天的表情,他也不会太过难堪。
恰好过了一个红绿灯,明天搁在方向盘上的右手放了下来,落在挡杆上,另一只不属于他的手立即跟了上来。
“怎么了,难受?”明天关切的询问。
对方不答,他的小指轻轻抠着他的掌心,就像蝴蝶落在花蕊上,足翅微动,便引得花儿心动不已。
明天反手向上,握住那只不安分的手。
就听得耳边有人低声道:“我喜欢你。”轻得像是他的幻觉。
他侧头看去,尹剑睁着他近千度的近视眼,目光灼灼的凝视着自己,样子认真得不得了。
不是开玩笑的样子。
可等他酒醒了,还会记得自己说过什么吗?又或者,他这一说本没有什么特别含义。
明天一哂,然后回应道:“我也是。”是真心,话语却浅薄得像敷衍。
尹剑恼怒道:“我说真的!”
明天伸手在他后脖子处安抚性的捏了下,道:“我也是。”他的目光落在远处的灯光里,似乎还微微笑了一下。
下一刻,那些灯光就被挥离了他的视线。
尹剑突然凑了上来,捧着他的脸就上嘴啃。
车子在路面上滑出个“Z”字,刺耳的刹车声后,紧急停靠在路边。
真TM要命!
明天用力推开缠在他身上的男人,额头上冒出了一层薄汗,吓的。“你不想活啦!”他难得这样恶声恶气的吼他。
尹剑却没被他吓到,被他推开又立刻缠了上去,平日积攒的胆量好似都在这一刻凭着酒醉激发了出来。他双臂紧紧圈着明天的脖颈,仰着头去吻他的嘴唇。
明天绷着身子,扭头躲过他的吻,闷声道:“你玩真的?”
尹剑半眯起眼,嘴角微微勾起,竟有种奇异的性感。他轻轻蹭着他的额头,眼神直勾勾的盯着他,哑声道:“做不做?”
回应他的是一个深沉的吻。
“唔!”
尹剑被挤到副驾驶座的靠窗上,明天整个身子都压了过来,舌尖舔过湿滑的上颚,不时与情动缠上来的舌头纠缠嬉戏。手指绕过衣摆偷渡进去,缓慢而色情的抚摸着柔韧的腰肢。
尹剑低声呻吟着,搭在明天肩上的手沿着肩背慢慢下滑。
明天突然在他腰间掐了一把。
被戳到敏感处的某人身子酥了大半,任由对方草草结束深吻,把自己端正摆回副座,还贴心的系上安全带。
明天对他不满的瞪视视若无睹,在他嘴角印上一吻,低声笑道:“别浪费了你的五星级豪华套房。”

--------------
3(下)的内容被和谐删了,写得太差我也不再放上来了

---------------正文End---------

评论(4)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