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在枝头笑

万事皆难,众生一般苦,何不寻欢

【楼诚衍生】凌院长,你的桃花掉了9

第九章 
许一霖被凌欢看到的事好像无意间投入湖水的细石,水波激起却很快平复,俩人似乎都已将它遗忘了,可它又确确实实在那里。
一个月后的某天早晨,许一霖在朝阳初升之时准点醒来,他模模糊糊感觉自己的魂体与平常不太一样。他动了动,没有任何不舒服的地方。
闲鬼做久了,都开始出现幻觉了吗?许一霖甩甩脑袋,从床上坐起来,柔软的床铺受力向下凹去,他毫无觉察,就这么坐着发了会儿呆,才半眯着眼晃荡荡飘出房间。
餐桌上已经摆好了早餐,底面煎得金黄的灌汤包、玉白色浓稠的米粥、剥了壳的水煮蛋,还有清脆爽口的小菜。
凌远端着杯豆浆在桌边坐下,夹了个灌汤包放进许一霖面前的小碟子里,笑道:“快吃吧。”他自己却没有动手。
这也算近两个月来一人一鬼养成的习惯。自打凌远意识到许一霖根本吃不到真正的实物,而他所谓的“吃”不过是吸取食物的一部分香气后,打着不浪费食物的名头,大多时候,他们是共食一份餐的。只要能被投喂怎么都好的许少爷当然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妥,难得凌院长也不计较吃一只男鬼碰过的东西。
灌汤包的外皮很薄,轻轻一咬,鲜美的汤汁就流了出来。
“嗷!”
一口咬下大半个的许少爷被烫得惨叫一声,捂着嘴,眼泪都出来了。
凌远连忙凑过去,扒开他的手,急道:“吐出来!”
许一霖把嘴巴捂得更严实,泪眼汪汪的连连摇头。
“好吃。”
他三两下吞咽下食物,才“啊”的张大嘴任凌院长检查。
凌远捏着他的下巴往里看,没有起泡,嗯,舌头好像被烫到了?他伸出食指轻轻点了点许一霖的舌尖。
热烫的舌尖被微凉的手指一压,许少爷惊得一激灵,下意识的合上了嘴巴。
“呃……”
许一霖嘴里含着凌远的手指,尴尬的瞪着眼睛,耳根悄无声息的漫上一层薄红,他柔软的舌头倒卧在口腔里,一动不敢动。
他不是故意的!真的没有勾引啊调戏啊的意思!QAQ
凌院长目视前方,表情十分自然,语调也很平稳。“好了,张嘴。”似乎并没有往什么不良的方向去想。
许少爷依言照做。
眼见凌远的手指都要出去了,许一霖心下大松,喉间一动吞下一口口水,然后……齿关一合,凌远的手指又被他给咬住了,湿滑柔软的舌还卷过带茧的指尖。倒像是他舍不得,主动挽留似的。
凌院长一挑眉,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许一霖欲哭无泪,恨不得立刻刨个坑躲里面去。
好在凌远并没有多说什么,他若无其事的抽出张纸巾,慢条斯理的擦去水痕,才道:“你又动用所谓的法力了?”
许一霖曾经说过,他体内有股奇怪的力量,倘若他集中精力便能触碰到现实的东西,但他摸不着那力量到底在何处,也还不太能完全掌控,时灵时不灵的,做得最成功的一次便是把身上滴滴答答的水都给弄没了。
那力量他生前是没有的,凌远便开玩笑说是他成了鬼的福利。许一霖哼了一声,想到以往看过的话本小说里神鬼狐仙上天入地的能力,坚持自己这也是能呼风唤雨的法力。可这无边法力平时也没见得能让许一霖吃上一口热腾饭,所以凌远倒也不太信是它的作用。
果然就见许一霖摇头否认。
“那可奇了,你竟也能吃到阳间的东西。”
许一霖也是一副摸不着头脑的茫然样子。
心知再问也得不出什么结论来,凌远也懒得深究,总归也就是以后多备一份饭的事,没什么大不了。
可马上他就发现,事情不仅仅如此。
和往常一样,出门时许一霖就跟在凌远身侧,他们下电梯正好能撞见同幢楼的几位大妈晨练回来。
凌院长打完招呼,却见一票人的眼睛都滴溜溜盯在他身边的许一霖身上,许少爷被她们看得背上寒毛直竖,伸手拽了拽凌远的衣摆。
和凌远最为熟稔的一个大妈噗嗤一笑,乐道:“凌院长,你旁边这个小伙子很怕生嘛。”
“对呀对呀,我们又不要吃了他的,大小伙子怕什么?”
“脸倒是长得蛮俊俏的。”
“是凌院长的亲戚吗,第一次看到呀?”
有人开头后,她们便开始七嘴八舌的聊起来。
凌远笑着应道:“是亲戚家孩子,来这里念书,暂时住我这儿。”
又被缠着问了几个问题,等她们离开,凌远又带着许一霖回了公寓房间。
能吃到阳间物,又能被阳间之人看到,凌远都要以为他面前站着的不是只鬼而是个正常的人了,可摸他脉搏、听他心跳,又确确实实是没有的,当真奇异。遇上许一霖之后,凌院长的世界观时时刻刻都在被颠覆。
“你既然会被人看见,就不能像之前那样跟着我去医院了,今天就呆在家里,好吗?”凌远道。
许一霖点头:“我等你回来。”
凌远笑了笑,从皮夹里掏出几张人民币,道:“要是饿了,就去买点吃的,但是不要在外面呆太久。”
“嗯。”
“我的手机号记得吗?有事就给我打电话。”
“好。”
“电话记得怎么用吗?要不要再教你一遍?”
“我会用。”
“电脑给你开着了,要是无聊你就看看视频、偷偷菜。”
“知道了。”
凌远还想着该嘱咐什么,放许一霖一个在家他总是不太放心,可看看对方,竟对着他露出了嫌弃的表情。
好心当成驴肝肺的浑小子!凌远在心里默默的骂了一句,提起公文包去上班,今天他可耽搁了不少时间。
他的手刚挨上门把手,许一霖又叫住了他。
“你……嗯,”许一霖的视线落在凌远下巴处,支支吾吾道:“那什么……早点回来。”声量轻不可闻。
凌院长抿嘴露出个一字笑来,笑得眼角都出了褶子,柔声承诺道:“我会早点回家的。”
凌远向来是个十分重诺的人,即便是小事也不会失信,可许一霖守到夜半十点,也不见凌远回来。
许一霖焦躁不安的来回走动着,下午开始他就有些心神不宁,总觉得要出事,可每每提起电话,又觉得不该因为这么点小情绪而去打扰凌远工作,两个月形影不离的陪伴,他太了解凌远对工作的热爱了。
他正犹豫着,桌上的电脑突然蓝屏,发出“嘀——”的刺耳声响,三秒后又恢复正常,桌面上自动弹出个对话框。

———————————
因为有两个证马上要考,毕业论文还在修修改改,也要开题答辩了,还还得去找实习工作,所以一直没心思写,跟你们说声对不起
15号以后应该会勤快一点
最近太严肃了,萌不起来,然后还记得以前提到过的白色雾气吗,下一章会解释

评论(16)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