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在枝头笑

万事皆难,众生一般苦,何不寻欢

【楼诚衍生】凌院长,你的桃花掉了8

第八章 今天也有好好痴汉吗
一顿饭连吃带聊便过了好几个小时,等大哥一家出了门,凌远拿起靠在椅背上的西装外套,还没穿上就被凌爸爸拦住了。
凌爸爸很不满,“小岳回家有老婆孩子热炕头,你急着回去干嘛,和鬼过啊!”
凌远心道,可不就是鬼么。
那只鬼,也不知道怎么样了,凌远有些担心,许一霖下午的情绪明显不太对劲。或许是相处得久了,兼之许一霖根本不擅长隐藏,凌远对他的心思不说清清楚楚,倒也能看透个七八成。
他原本打算回家再和许一霖好好聊聊,可看凌爸爸这架势,今天是别想了。
凌远暗叹一声,把外套搁回去,对凌爸爸笑道:“我去车上拿点东西,您把棋局摆出来,回来我陪您杀几局。”
凌爸爸化怒为笑,乐呵呵的去书房找棋去了。
车库被炫白的灯光照得亮如白昼,车里却昏暗一片,许一霖半闭着眼,出神的发着呆,下午不受控制翻涌起的莫名带着怨气和失落的情绪已经渐渐消失,他开始回想自己有没有露出不好的表情。
叫凌远看到了可怎么好?说不定会被嫌弃。许一霖沮丧的想。
车窗第二次被叩响的时候,许一霖才反应过来,他看向窗外,凌远就站在和他一门之隔的地方,表情看起来很平和,没有诸如生气、不耐的负面情绪,许一霖的心安了一大半。
他探出脑袋,忐忑的问道:“怎、怎么了?要回家了吗?”他没看到他的外套。
凌远被突然从车窗玻璃里伸出来的脑袋吓得倒退两步,不管多少次,他都不能适应如此突如其来的“惊喜”。
但见许一霖茫然又带点小心的样子,他咽下到喉咙口的责备,好气又好笑的打开车门,道:“今天不回去了。”
当事人方才反应过来自己一不当心又犯了错,不好意思的抓抓耳垂,顺着打开的车门下了车。
凌远探身从扶手箱里取出一份文件,然后直起身子,俐落的关门落锁,还不忘跟许一霖解释:“咱爸棋瘾犯了,又找不着人陪他下,就在这等着我呢。唉,晚上一准儿又得陪他下到半夜。”
他往前走了两步,却不见许一霖跟上来,往回看,那鬼一脸踯躅的站在原地。
“怎么了?”凌远放柔了声调。
许一霖捏捏衣角,轻声道:“我还是在这等你吧,万一被他们看到,吓到了怎么办?”
“哪有这么容易看到。”凌远轻笑一声,照着他脑袋胡噜了一把,拉着他手臂往前走。“车里又闷又热,有什么好呆的,小心别又给你憋笨了。”
许一霖撅嘴刚要反驳,就见一对情侣搂搂抱抱迎面走来,看凌远一个人自说自话,眼神里就带了点警惕和嘲笑的意思。
那眼神看得许一霖心里闷闷的,当下什么话也说不出了,乖乖的随凌远走。
凌远刚把许一霖带进自己房间,就听凌爸爸在客厅里叠声喊他快来,他交代了句“困了就早点睡”,便出了房间,顺带带上了门。
凌远以前是什么样子的?
许一霖好奇的环顾着这间房间。
房间其实布置得很简单,靠墙的单人床,床边一张红漆床头柜,窗前的书桌,以及挨挨挤挤堆满书的书架,不过如此。然而米色的印花墙纸、书桌上绿意盎然的小盆栽,还有被擦拭的一尘不染的相框,都显示着房间的主人被家人珍惜爱护着。
许一霖拿起相框,相框里是个清瘦挺拔的少年,轮廓较之现在更为深刻,顶着个板寸头,左手举着金灿灿的奖杯,身上是蓝色的运动服,灿烂的笑容比闪在奖杯上的阳光还耀眼。
那是现在的凌院长绝对不会有的表情。
许一霖看着看着就忍不住跟他一块笑起来,那时候的凌远也很好看啊,这眉毛,这眼睛,这鼻子,这嘴巴,这脸型,怎么哪里都那么好看呢!
许少爷捧着相框,连凌小远脸上有几滴汗都数清楚了。
然后他一转头,视线掠过一面小镜子,啪,许少爷将相框轻轻放好,两手拍上脸颊,把翘起的嘴角使劲往下拉。
刚才镜子里痴笑的人是谁?绝对不可能是他!他怎么会笑成这样!
凌远结束战局回到房间已经是十点,这还多亏了凌妈妈一遍遍的催凌爸爸睡觉。
洗漱完,凌远抖抖被子,看着许一霖道:“上床吧。”
和凌院长的轻描淡写不同,刚刚不知不觉被撩拨过的许少爷简直要跳起来,“一、一起睡?!”他瞪大了眼,局促的看着眼前身上还泛着水汽的高大男人。
这这这这这不太好吧?
凌远一挑眉,看他:“你想睡地板?”
许少爷干笑:“地板也没什么不好。”反正他是鬼,睡哪里都一样。
凌院长盯着许一霖看了半晌,直看得许少爷后背汗毛竖立,忍不住要躲角落去,才慢悠悠收回视线,慢悠悠上了床,关了灯,然后背对着许一霖慢悠悠说了一句:“凌欢最近老跟我抱怨家里老鼠猖獗,不知道……”
他话还没说完,被子一掀又一放,床上就多出个人形物体,还紧紧贴着他后背。
凌远勾了勾嘴角,闭上眼。

评论(19)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