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在枝头笑

万事皆难,众生一般苦,何不寻欢

【楼诚深夜60分】都是单人床惹的祸

关键词:双人床
阿诚一直是和明楼一起睡的。
当年明楼还是个清瘦的少年,阿诚也只是个瘦得见骨不见肉的小孩子,两个人挤在一张单人床上还尚有空余。
可随着年岁的的增长,明楼身上的肉也逐渐囤积起来,明诚也成了挺拔俊秀的男子。
同睡的习惯却没改。
于是,近来阿诚常常睡到半夜被明楼压住半边身子惊醒,或者被挤到床沿上,有一次甚至被挤下了床。
阿诚扑通滚落在木质地板上,冬日的寒气贴着肉就渗了进来,又冷又痛,阿诚的睡意彻底消失了。
抬头看看床上的人,被子裹成一团睡得正香,还打起了小呼噜。
阿诚气得咬牙。
第二天晚上,阿诚给明楼铺好了床,拿好睡衣,又看着他喝完牛奶,拿着杯子出了房门就再也没回来了。
他回楼上自己的房间睡了。
明楼等了半天不见他,上楼去敲他的门也不见人应,扭扭门锁,好家伙,从里面给锁上了。
明长官悻悻的下了楼。
这一晚没有泰山压顶,也没有人和他抢床抢被子,更不会有人把他踹下去,阿诚抱着被子睡得香甜无比,隔天早上起来简直精神百倍。
和阿诚的神采奕奕相反,明长官神色颇为委顿,眼下挂着两个青色的黑眼圈。
一晚上没有熟悉的体温和心跳陪着,明楼失眠了。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了好几天,连明镜和明台都察觉了异样。
明台趁着大哥不在,凑到他阿诚哥身边,幸灾乐祸的问他们俩是不是到了七年之痒八年之痛乱七八糟的时候。
明镜在一边支着耳朵听。
阿诚本想随意打发了他,可见大姐端着小瓷杯,却半天都没喝下一口,眼睛也有意无意的往他这边瞟,只得支支吾吾的说了句:“床太挤。”
明台愣了下,随即笑得打跌。
明镜轻轻拍了明台一下,压下喉间的笑意,正经八百道:“这床是该换了。”
明楼万万没想到阿诚和他闹别扭居然是因为这个。
几天之后,明楼房里睡了十几年的单人床就换成了更宽阔舒服的双人床。
阿诚也搬了回来。
虽然,他还是常常会被明长官压得喘不过气来。

评论(6)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