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在枝头笑

万事皆难,众生一般苦,何不寻欢

【楼诚/现代AU】隔壁屋的阿诚先生(中)

5
除去搬来的第一天,明楼和阿诚一连几天都没照上面。
直到昨日一场梧桐细雨。
明楼等在红绿灯前,车窗前雨刷左右摆动着,城市橙黄明亮的街灯在细雨里也柔和起来。
人行道上涌过一大波人潮。
那么多人,明楼却一眼就看到了他的新邻居,阿诚先生。
他穿着单薄的银灰色连帽衫,褐色长裤露出一截脚踝,左右手各提个超市购物袋,匆匆穿过马路。
他没带伞。
深秋的雨,即便下得不大,伴着萧索秋风,也带有浸入骨髓的寒凉。
究竟是少年人,年轻的时候不晓得珍惜自己的身体,到老了可有的受了。明楼乱七八糟的想着。
左转指示灯变绿。
明楼开出一段距离,看了眼反光镜,镜中边角模糊映出一点那个人,东西似乎有些重,他在路上停了一下,揉了揉手心,又抹去了脸上的雨水,才重新提起袋子。
明楼将车慢慢停到路边。
等阿诚逐渐走近了,他按了下喇叭,将车窗摇下来。
冷风夹着雨水迎面扑来,明楼打了个寒颤。想着那人衣着单薄,心中竟无端涌起一股恼怒来。
阿诚看到明楼,一双眼亮了亮,嘴角无法自抑的往上扬。“明先生。”
明楼收敛了情绪,冲他微微一笑:“阿诚先生,上车吧。”
雨似乎下得更大了些。
阿诚没有推拒。

6
这一晚,明长官又在他的新邻居阿诚先生家蹭了饭。
阿诚先生说是谢礼。
黑子踩着高傲又优雅的步子,无情的拒绝了明长官友爱的抱抱。

7

明楼又梦到了那个人。
他看不清他的脸。
他叫不出他的名字。
他的腿缠在他腰上。
他的气息落在他耳边。
他缠绵着唤他。
唤他什么呢?

8
第二天,明长官出门的时间比平常晚了十五分钟。

9
“明先生,你今天出门晚了。”阿诚笑着和他打招呼。
他大约是刚晨跑完,脸颊额头还有细汗,长袖被他撸到了手肘。
明楼一本正经的撒谎:“闹钟坏了。”
他的视线落在阿诚白皙修长的手指上,又从手指移到了裸露的手臂上,来来去去,像是生了根。
竟生出些旖旎心思来。
阿诚见他老盯着自己手里的纸袋子,遂递将过去,温言笑语:“明先生还没吃早餐吧,这是陈记的包子,味道不错,土豆牛肉馅的。”
明长官还在自己的世界里,一时没反应过来。
阿诚见他不言语,于是将右手的杯子也递到他面前。
“哦,还有豆浆,新磨的。”
“嗯?哦…谢谢。”
莫名其妙的,明长官多了一份免费的早餐。

10
阿诚打开门,一眼就瞧见了蹲守在门口鞋柜上的黑猫。
黑子祖母绿的圆瞳期待的盯着他,身后长长的尾巴兴奋的来回摇摆着,连叫声都特别甜蜜缠绵。
“啊。”阿诚抱歉的看向它,“路上遇到大哥,我看他很饿就把你的早餐给他了。”
黑子伸出尖锐的爪子,一爪子狠狠的挠在了鞋柜木板上。

11
几次交往过后,明长官对隔壁的阿诚先生有了深入的了解。
软件开发工程师,有房有车,精通四国语言,会做饭,会画画,会拉二胡,还会一点儿京戏,真是才貌双全举世无双好男儿,最重要的是,他单身。
嗯,单身。

------------------------------------------
既然是双十一,那我就先更到这儿

评论(14)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