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在枝头笑

万事皆难,众生一般苦,何不寻欢

【楼诚/现代AU】隔壁屋的阿诚先生(上)

无尺之徒 妹子点的楼诚转世相认梗,抱歉拖了这么久才码出来,还是不完全版的
正经的楼诚根本不会写啊啊啊啊,你不要嫌弃
短篇,二发或者三发完
-----------------正文奉上--------------

1
明楼站在自家大门前,脚边立着只黑色的行李箱,脑门上挂着个大大的“懵”字。
就在几分钟前,他被大姐明镜给撵出了家门。
大姐怎么说的来着,“没找到对象,这个家门你也不要再进了!”
明台这小兔崽子还躲在大姐身后火上浇油,“大哥,你一直单身,不会是还想着曼春姐吧?”
明长官气得想揍他。
明镜一听汪曼春的名字就生气,登时摔出一把钥匙,怒道:“你敢把她领回家,就不要认我这个姐姐!”
砰地一声摔了大门。
明长官连个辩解的机会都没有。
但他没有立刻走开,天已经黑了,他相信大姐不会连顿晚饭都不肯让他吃完的!
过了一会儿,那扇紧闭的大门果然又打开了。
出来的是女佣阿香。
明楼小声问道:“大姐还生气呢?”
阿香也小声回答:“大小姐气得连饭都吃不下了。”
话音刚落,就听到里面传来明镜被明台逗笑的笑声。
明楼:“……”
阿香装作没听到,继续小声传达消息:“小少爷让我跟您说,他在康源路新买的房子已经装修好了。”指了指明楼手上那把钥匙。“还说,大少爷没饭吃就去隔壁蹭,隔壁住户烧的菜可好吃了。”
明长官心道,我堂堂明家大少爷还能跟你明台似的没脸没皮的向人讨饭吃!
冷哼一声,拎着行李箱走了。

2
明楼被一只黑猫缠在了公寓楼下。
那只猫浑身漆黑,唯有嘴巴左边一点雪白,碧绿的圆瞳盯着明楼,尖尖的耳朵朝前竖着,尾巴直直向上,小幅度的摇摆着。
它歪着小脑袋,冲明楼轻轻叫唤了一声。
明楼蹲下身子,那猫就慢慢踱着步子走过来,明楼拿手去摸它,它也不拒绝,反而主动拱着脑袋往他手掌蹭,喉咙里还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明楼逗了它一会儿,直起身准备走的时候,那猫就死死抱住他的腿,一个劲儿的冲他叫。
明楼小心的把它抱到一旁,它又立刻凑了过来,而且叫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凄厉,倒像是被主人无情抛弃了一般。
明楼没法子,只得把它抱起来,轻轻的拍了下它的脑袋,“如果联系不到你的主人,你就跟着我吧。”
黑猫脖子上戴着个项圈,上面挂着的铭牌写着主人的名字和电话。
明楼拨了电话。
黑猫灵巧的窜上他的肩膀,四只爪子扒牢了他。
明楼拎起行李箱进了公寓大门。
电话很快接通了。
“您好。”接电话的是个年轻男人,声音低沉悦耳,明楼却听出了一丝急切。
“您好,请问是阿诚先生吗?”
明楼放下箱子,将手机换到了左边,等在了电梯前。
“我是,请问您是?”
“是这样的,我捡到了一只黑猫,上面有你的名字和号码。”
电梯来了。
那边的声音带上了喜悦和感激,“先生,非常感谢您,我找黑子都快找疯了。”
明楼摁亮了数字12,收回手的时候摸了摸黑猫柔顺的毛。“它叫黑子?很可爱的名字。”
那边的阿诚先生笑了笑,大约是因为知道了宠物的下落,他的语气也轻快起来。“很适合它对不对?我想了很多个名字,黑子都不喜欢,最后还是它自己挑的字。”
听得出来,这位阿诚先生真的很宠爱自己的宠物。
电梯已经过了一半楼层。
那边的人又问道:“先生,您住在哪里?如果现在方便的话,我想把黑子带回来,可以吗?”
这个男人声音好听,说话温文有礼,又对宠物爱护有加,想必是个温和善良的人。明楼和这个阿诚先生尚未谋面,却已经先有了好感。
所以他当然不会为难他,爽快的报出了地址。“康源路缘来公寓七栋1201。”
“康源路缘来公寓七栋1201?”对方又将地址重复了一遍,声音里似乎带了诧异。
叮的一声,电梯停了。
明楼对着手机应了声“是”,走出电梯,往贴着1201号码的房间走去。
在他身后,1202的房门哗的拉开了,有些熟悉的声音喊了一声:“黑子。”
明楼还没反应过来,稳稳当当坐在他肩上的黑猫后腿一蹬,瞬间化成一道黑色的闪电,窜进了他身后人的怀里,“喵喵喵”叫得特别欢。
男人揉了揉黑猫,对着明楼的背影笑道:“先生,谢谢您送黑子回来。”
明楼回过身,他身后的这个男人长得非常俊秀,而他的笑容正如他的声音一般,温和而沉敛。
“先生!”男人突然上前一步,双眼热切的看着他,就像是碰见了久别重逢的故人,竟是十分惊喜的模样。
这份热切之中是三分深情,三分期盼,三分忐忑,还有一分害怕。
可明楼一时竟没能分辨出,所以他只是疑惑地看向他。“阿诚先生?”
明楼自信此前从未见过他。
阿诚被他冷淡疏离的态度激了一下,就像是当头浇了盆冷水,他想起当初初遇明台,得到的也是这样的态度。
想来,这世间恐怕当真只有他还记得前生种种了。
他抱紧了怀里的猫,笑了笑,对明楼又道了声谢。
那笑在明楼看来,却带着无边酸楚与凄惶,倒叫他不禁怀疑自己的记忆是不是哪里出了错。
阿诚要回屋去了。
却听得空旷的走廊里生出一个响儿。
“咕~”
阿诚扭头看明楼,明楼仰着头专注的看天花板。
刚才的失落一下子消失无踪了,阿诚憋着笑对明楼说:“明先生,我请你吃饭吧。”
明楼依旧高贵的仰着头,想着怎么委婉的拒绝。
阿诚又补了一句:“就当是谢礼。”
明长官特别矜持的答应了。
他还特别想问他,怎么就知道自己姓明,可是看着那人的笑容,心突然就酥了软了。
问与不问,又有什么重要的呢。

3
明长官第一次觉得,明台这兔崽子也有靠谱的时候。
至少有一点他说对了,隔壁屋阿诚先生烧的菜当真是美味可口!

4
阿诚把黑猫平举到自己眼前,凝视着那对圆圆的猫眼,笑弯了眉。
“黑子,我找到他了。”
“我找到大哥了!”
黑猫伸出舌头,亲昵的舔他的鼻子。
“黑子,谢谢你把他带到我面前。”

评论(14)

热度(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