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在枝头笑

万事皆难,众生一般苦,何不寻欢

【楼诚衍生】凌院长,你的桃花掉了2

第二章 我受伤了你怎么不心疼我
他站在湖中央,上面是黑漆漆的天空,下面是浓郁得看不清颜色的水。
水很凉。
他向前走了两步,鞋底触着水面,重力在他身上好像完全失去了作用。
慢慢的,他能够看清楚了。
湖岸边长着棵老槐树,躯干向着湖水倾斜,枝干上叶子郁郁葱葱。树边上围了一群人,提着老旧的红灯笼,匆匆忙忙的来回奔跑,神情慌乱,嘴巴大张,不知在喊些什么。
他想再走近些去看,可走了好久,他也不能接近半分。
那树、那岸、那些人就在那儿,可他脚下小小的湖却好像突然没了尽头。
于是他停住了。
就算走断了腿,他也走不出这片湖。
并且——
这是个梦,他知道他终会醒来的。
湖上起了风,那棵老槐树的枝叶被吹得哗哗作响。
那声音中似乎还混杂了狗的低吠声和猫被踩了尾巴似的凄厉叫声,起初是很低很轻的一两声,逐渐的,越来越频繁,越来越响亮,此高彼低,简直要奏成一曲乐谱了。
到最后,竟像是就在他耳边响起的。
凌远后背被一个冰冷物体一贴,彻底从半梦半醒的状态中清醒过来。
他一睁开眼就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
卧室与阳台相连的移门被打开了,门边上、阳台上各蹲了四五只猫,一排的猫眼闪着碧莹莹的光,黑暗里很是渗人。
就连他床边也站了只猫,大约是领头的,体型较其他要稍大一些,此刻伏低了身子,背脊高高拱起,尾巴竖直,十足的攻击姿态。
它牢牢的盯着凌远,或者说是紧贴着凌远后背、此刻抖个不停的那只鬼。
果然是不能乱捡东西回家。
凌远面无表情的开了灯。
“啪嗒”一声,那群猫儿似乎被吓到了,不安的退了一小步。领头的那只抬头扫了凌远一眼,然后轻轻喵了一声,甩甩尾巴往外走去。
有了它的撤离,其他猫也很快消失不见,就连犬吠声也渐渐低至不可闻。
凌远松了口气,他可不想和一群野猫打群架,尤其还是为了只莫名其妙的鬼。
说到罪魁祸首——
凌远一把拎起缩在他背后的鬼,毫不留情的从床上扔下去。
那鬼一碰到地面,立刻又抖抖嗦嗦爬回来,伸手就要来抱凌远的手臂,被凌远一瞪,只得不甘的缩回手,只悄悄捏住他的一点衣服下摆。
凌远瞧见了,却也懒得理了,他现在只想知道,怎么他才睡下几个小时,家里就招了这么多猫。“说吧,怎么回事?”
那鬼抬头看他一眼,再看一眼,扁扁嘴,“我不知道。”
凌院长给气笑了,“嗬,你不知道,那感情这猫还是我半夜梦游招来的啊?”
那鬼想了想,道:“你没有梦游。”
“我知道。”
所以这猫到底是怎么结群跑来的?
按当事鬼的说法,他只是对这个环境感到十分好奇,于是在凌远睡下后出门溜达了一圈,谁料刚出了大门没走几步路,就被野猫野狗给盯上了,他一慌就往外跑,那一群就跟在他身后追,他绕着跑了大半个城市,身后的猫猫狗狗也跟着换了一拨又一拨。
初来乍到的新鬼险些没找到回来的路。
凌院长忍住了没笑,深藏怜悯的眼神,以一种惊奇的语气道:“你一鬼还怕它们啊?”
被追了大半夜的可怜鬼撩起了袖子,细细的胳膊上三道爪痕清晰可见。
“疼……”QAQ
老人们常说猫最是灵性,眼睛可通阴阳,凌远此时方知它不仅能看到人看不到的东西,还能伤到一般人碰不到的。
凌远叹了口气,“这样也好,叫你长个记性,以后安分些。”接着又道:“要不要紧?我给你擦点药?”说完又有些好笑,他一个鬼哪里能像人受伤了一样来处理。
可那鬼刚垂下的头立刻抬了起来,双眼亮晶晶的看着他,兴奋地摇摇头,“不用,它会自己好起来。”
“行吧。”
凌远瞧瞧外面,夜色褪去,晨曦微露,钟表上的时间也指向了六点半,也差不多到了该起的时间。
他把那鬼的胳膊从床沿上推下去,“你不知道自己情况啊,走哪儿都一地水,昨儿晚上湿我地板的账还没跟你算呢……”
“我……我会努力控制的。”
他一路跟着凌远刷牙、洗脸,在后头轻声保证,然后在凌远上厕所的时候被轰了出去,并被严令禁止不许进入、不许偷看!
因为时间充裕,凌远煮了粥,还煎了个漂亮的双黄蛋,然后下楼买了包子。
他在一边吃,那鬼就在另一边眼巴巴的看着。
凌院长难得起了坏心,他将自己咬了一口的包子送到那鬼眼皮子底下,笑呵呵道:“想吃啊?”
那鬼咽了口口水,眼里只剩下了那只包子。
凌院长继续笑:“你要吃得到,我的早餐就分你一半。”
话音刚落,那鬼就长大了嘴,啊呜一口咬了上去,随后右脸颊就鼓了起来,牙齿上下翕合,倒像是真的在吃。
凌远看看筷子上的包子,依然只有自己咬掉的缺口,他疑惑的咬了一口,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总觉得没有刚才的好吃了。

————————————————
没想到有这么多妹子喜欢,好惶恐但是好开心,然后没写到戏服play我是不会停手的(握爪)!

 

稍微讲一下设定:许一霖是死后就一直在沉睡(为什么一直睡我也不知道),然后遇到凌院长的时候是他刚醒来,完全弄不清楚状况,也就是被这个新时代新事物弄蒙逼了,讲话不利索是因为好久没讲过舌头撸不顺。大概就是这样
说起来,到现在凌院长也还不知道许少爷的名字呢呵呵呵
附赠小剧场一则:
许少爷:你居然把我踹下床💢
凌院长:是我错了,我不应该!
许少爷:你道歉!
凌院长:对不起。
许少爷:还敢不敢了?
凌院长:不敢了。
许少爷:你亲我一下,我就不生气了。
啾!

评论(14)

热度(114)

  1. sherry's house她在枝头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