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在枝头笑

万事皆难,众生一般苦,何不寻欢

【楼诚衍生】凌院长,你的桃花掉了1


拉郎配,楼诚衍生
凌远(到爱的距离)X许一霖(围屋里的桃花)

第一章 遇鬼
浴室里水雾氤氲,半封闭的空间热气蒸腾,水声哗哗,排气机运转着发出嗡嗡嗡的声响。
顶上的灯突然闪了两下。
凌远抹了把脸上的水,眉峰拢起。
他身后的玻璃移门被缓缓推开,接着刺骨的冷意从外慢慢蔓延进来又迅速由脚底窜爬到脊椎。
出水管里的水好像也被冻住了,发出“呼呼呼”的空响。
凌远的两道眉都快聚成小山了。
他倏的转过身。
五指宽的门缝里挤了半张脸,半只眼睛贼溜溜的往里窥视,对上凌远的眼时愣了一下,眼神心虚的往下飘,然后……就移不开了。
被人直愣愣的盯着隐秘的部位,饶是脸皮再厚的人也受不了。更何况对方还是个和自己性别一样的男人,就算对方不是人也一样。
凌远啪的关上了玻璃移门,也隔绝了对方冒着强烈羡慕嫉妒情感的眼神。
“滚出去!”
那股冷意又往下降了几个度,然后慢慢缩了回去,那鬼真的出去了。
水管里的水又顺畅的流动了起来。
然后——
“哗!”
毫无防备的凌院长猝不及防被喷了一脸冰水。
“……”
凌远一出浴室,又差点滑了一跤。
门口一片湿漉漉的水,像是完全没拧过的拖把一路拖到了卧室,灯光下闪着亮晶晶的光。
凌远额角的神经突突跳了起来。
他确定,这鬼绝对、肯定和他五行相克。
他当时是抽的哪门子风,才会默许这只鬼跟着自己回家!
说当时,其实也就几个小时前而已。
那会儿凌院长刚睡下不到半个小时,就被一个电话叫回了医院,赶了一台加急的大手术,结束后又被担忧的病人家属扯着,陪着说了一遍又一遍的安慰话,等到他开着车往家里走的时候,已经到了午夜。
街道上几乎没了人,车也已经很少,路灯孤零零的立着,橙黄色的灯光很亮,却仍然不能照亮所有的地方。
凌远的精神便稍微松懈了一些。
一辆红色法拉利轰鸣着从后面赶超过去,敞开的车窗里泄出年轻男女的笑声和口哨声。
速度很快,一眨眼就只剩下了个红色影子。
又一群不知死活的年轻人。凌远侧头看了一眼,在心里嘀咕着,千万别开出个车祸了,他可不愿意一个晚上被召回医院两次。
那只鬼就是这时候出现的。
不,那时候凌远还不知道他不是人。
原本空旷的前方突然站了个人时,凌远的大脑有一瞬间的空白,所幸身体本能还在,迅速减档、刹车,才在撞上那人前堪堪停住。
果然不能背后说人坏话啊,想想都不行!凌院长一边感慨着,一边熄火下车。
那人似乎也被吓蒙了,就那么直愣愣的站在车前,眼神放空,三魂七魄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直到被凌远抓着胳膊问了好几遍有没有事,才缓回了一点神,呆呆的摇了摇头。然后腿一软,就滑倒在了凌远车前。
凌远:“……”这不会是专门碰瓷的吧?
虽然心里怀疑着,但本着作为一个医生的职业道德,凌远还是决定先看看他有没有受伤。
这人脸色青白,双眼下挂着浓重的黑眼圈,神思恍惚,确实状态不太好。而且,他的体温未免也太低了些,凌远也接触过一些天生体凉的病人,可从没有哪个像他一样,简直像个移动冰块了。
凌远觉得有些不对劲。
这人无声无息的出现,还穿着袭长褂子,浑身上下湿淋淋的,活像刚从水里爬出来似的……
韦三牛说过什么来着,“……这路段可是事故高发地,你知道为什么吗?——闹鬼啊!凌远我可跟你说,你晚上开夜路注意点,别不小心被鬼逮着了,到时候我可不会管你的……”
凌远偷偷往那人身后看去,汽车大灯下,就只有他一个人的影子长长铺着。
一股寒意嗖的窜上了他的后颈。
凌远觉得自己这么多年的唯物主义论都TM白学了!
他慢慢松开了那只握着鬼的胳膊的手,悄悄往后退了一步,决定趁着那鬼还在发呆速度撤退。
虽然凌院长觉得自己并不怕鬼,但是,能不跟这种东西扯上关系就坚决不扯!
!!!
凌远僵在了原地,机械的转过头,瞪着自己的腿。
那只鬼毫无形象的、牢牢的扒住了他的小腿!
他仰着头,嘴巴开开合合,发出嘶嘶的声音。
凌远汗毛都竖了起来。
这玩意儿不会还吃人肉吧?!
“……死、死了……”
死什么死,他才不会死!凌院长在心里怒吼,接着后知后觉的发现,嗯,鬼还会说话?
他低头看着那鬼,却发现他好像比自己还要紧张,那双黑白分明的眼中茫然和小心翼翼一目了然。
“我……死了?”大概是太久没说话,就这么三个字他反反复复好几遍才说通顺。
凌远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现在看来,是的。”
那鬼的神色一下子委顿下来,嘴巴紧抿着,眼里含着两汪水,眼眶微红。
凌远突然觉得这鬼有点可怜。
于是安慰道:“你呢,死了就死了,就不要再滞留人间了,去你该去的地方,对你、对大家都是最好的。”
那鬼听了这话,眼泪刷的流了下来。
凌远:“……”
他抬了抬被抱住的腿,“你松开。”
那鬼抱得更紧了。
凌远皱起了眉,音量也提了几个度,带了点不耐,“我说松开没听到啊!松开!”跟训不听话的下属似的。
那鬼乖乖放了手。
凌远不禁感概,这年头连鬼都学会欺软怕硬了。
他揉了揉眉心,“其实你要去哪儿我也管不着,但现在,不要再缠着我了,明不明白?”
那鬼乖乖点头。
很好,还是只讲理的。凌远满意的点头,转身往车上走,那鬼果然没再扒他腿。
上了车,系好安全带,凌远刚舒了口气,就觉得,这还没打空调呢,温度怎么就这么低?
他一侧头,就见着副驾驶座上坐着那只鬼,见他看过来,还露出一口整齐的大白牙冲他笑。
凌远想骂人的心都有了。
“不是让你别跟着我了吗!”
“……不知道……去……哪里……”那只鬼如是回答。
然后,凌远就把这只耍赖的鬼载回了家。

----------------------
写崩了QAQ
这个安利有人吃吗

评论(28)

热度(199)

  1. 肥啾她在枝头笑 转载了此文字